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868899.com >
白发老妇为何突然目露凶光?士兵揭下头巾一看,原来是
【发布时间:2019-02-25】 【作者:admin】

前面多少天截住的多是些不名小匪,有的被一叫到连部就自动坦白交待,有的虽想蒙混过关,但不是被民兵识破认出,便是被当地山民当场扭住,历数他们到这附近抢劫的罪行,不得不仰头否定。

自土匪作乱以来,山民们深受其害,无毛病他们切齿冤仇。部队只在村里略为宣传,山民们便群起响应、同仇敌忾,一定要剿灭那些害人的土匪。

三天后,该部机炮连奉命进驻郎岱县境内,参加郎岱、普安、盘县、水城四县铁壁大合围,连部设在一个只有十多少户人家的自然村中。

机炮连的防守地段全长约5公里,单靠全连100多号人是很难不出疏漏的。这时,郎岱县公民政府又给军队派来50个民兵,连首长们高兴地即时看好地形,调配兵力,把防线部署起来。

金正奇要孔祥云跟她们谈谈,孔便也坐下来谈了一阵,仍然是那点内容。

一天中午,士兵们正在吃饭,一班二组的哨上来人报告说,远处来了两个赶猪的跟五个少数民族妇女。指导员金正奇立即放下饭碗叫上孔祥云跟通讯员周家礼。

到了哨卡,果然见一班长在盘问两个赶猪的。经当地山民证明,确系四处穷苦人,是受雇于人,把两头架子猪赶出山口,去不远处出售的,引导员亲自间话后,准予放行。

在合围期间,无论什么人都只准进,不准出。出则必须扣留审查。

大部队已经将这四县所属的山区铁箍个别地包围了,任何小股土匪要想冲破解放军的防线都比登天还难。另外军分区首长已派出三个加强营,在部队合围的圈子中穿梭般来回剿袭,逼着股匪们分散往外叛逃。

孔祥云便撇开那四个,单对这答话的中年妇女问话。问那四个跟她是什么关系,她只指出一个是她的儿媳、两个是街坊,答话也造作,唯独在指到一旁那个老年妇女时,语气就有些支吾,两脚也在微微颤抖,脸色也一变再变,“她,她……”话总连不下去。

1950年,解放军二野五兵团17军49师146团奉命进入贵州西部剿匪。1951年春节刚过,该部机炮连在鸡场坡设伏,将一股惯匪击溃,唯一遗憾的是匪首王大成却逃脱了。

机炮连的任务就是要把那些外逃的小股或散匪全部覆灭与活捉。

剩下五个妇女,只有一人站起来答话。她说她的过错都讲不好客家话(汉话),她们是要去串寨走亲戚的,请大军让她们从前。其余四个,无论你间什么话,她们都只“哦哦”地回应。